<p id="15k6g"><label id="15k6g"><small id="15k6g"></small></label></p>
  1. <acronym id="15k6g"><strong id="15k6g"></strong></acronym>
  2. <table id="15k6g"></table>
  3. <table id="15k6g"><option id="15k6g"></option></table>

        <acronym id="15k6g"><strong id="15k6g"><xmp id="15k6g"></xmp></strong></acronym>
        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如何看待北京碩博畢業生首超本科?

        每日經濟新聞 2023-03-20 22:54:07

        疾病的根源,不在于莘莘學子涌向獨木橋,而是勞動力市場跟不上。既有結構不匹配的一面,也有傳統就業收縮的一面。

        每經記者 吳林靜    每經編輯 劉艷美

        圖片來源:新華社

        剛剛邁入“金三銀四”就業季,“北京碩博畢業生人數首超本科生”就登上熱搜。

        城叔考據了一下,來源是北京高校大學生就業創業指導中心副主任蘇秀麗。其在接受《新京報》專訪時提到,今年北京高校的畢業生數量約28.5萬人,創了歷史新高。此外,北京今年的畢業大軍中,還出現一個新變化,研究生(碩士和博士)的畢業人數首次超過本科生。

        圖片來源:微博截圖

         

        放在“2023屆全國高校畢業生人數1158萬人”的大背景下,北京畢業生出現的這個結構性變化,似乎迎合了互聯網上關于就業市場的焦慮:本科生怎么拼得過?不“卷”到博士怎么找工作?

        且慢,我們從全國視角來看看,這份新增的焦慮是否成立。

        聚焦北京:招生已經“倒掛”

        城叔試圖通過北京高校大學生就業創業指導中心的公開電話了解更多信息,卻無果。

        為尋找“超過”的證據,城叔翻閱北京教委官網公布的歷年“北京教育事業發展統計概況”發現,每年統計概況高等教育學生情況中,都設有一欄“預計畢業生數”。數據顯示,2023年北京碩博畢業生預計為16.08萬人,普通本科畢業生預計為13.61萬人。一對比,今年研究生畢業人數確實要超過本科。

        圖片來源:北京市教育委員會

        不過,這是一個預估值。

        從2020年起,北京研究生畢業的預估值就一直超過本科。但因為延畢等因素,研究生的實際畢業人數,到2022年也沒有真正超過本科。

        這不妨礙北京研究生畢業大軍這幾年“奮起直追”——預估“超過”的部分,越來越多;實際“不足”的差距,越來越小。

        從歷年數據看,研究生畢業人數增加得快,本科畢業人數增加得慢。“一快”遇上“一慢”,研究生群體追上甚至反超本科,也就不足為奇了。

        如果非要尋找“超過”的實際數據,那就是招生數了。2020年,北京碩博研究生招生數首次超過本科生,多招了79人。2021年,碩博研究生的招生優勢擴大,比本科生多錄取了2337人;2022年,多招人數增加至6200人。

        雖然從數據中看,“北京碩博畢業生人數首超本科生”暫時沒有明確答案。不過要知道,北京是我國教育高地,也是研究生教育最發達的地區。

        從2022年的數據來看,在研究生培養機構占有率方面,北京全市有58所普通高校,占全國約1/10;有81個科研機構,占全國約1/3。北京碩博研究生在校人數43.5萬人,占全國的約12%。論及北京研究生教育的規模和質量,在全國都屬于不需要再附加“之一”的那種地位。

        放眼全國:依舊“十里挑一”

        從研究生招生數早已超過本科,再到即將出現的研究生畢業數超過本科,北京高等教育輸出的人才結構是另類的。

        圖片來源:新華社

        北京并不是全國的縮影。從全國來看,碩博研究生是“十里挑一”的塔尖人才形勢,并未改變。

        “暴漲80萬人”“考研報名人數刷新紀錄”“考研最難年”“將有300萬考生落榜”“招收碩士生突破100萬“……輿論總會追逐每一次的“考研熱”。當2023年全國碩士研究生報名人數達到史無前例的474萬,外界往往以4:1的錄取比例來印證這條賽道越來越“卷”。

        其實,無論是普通本???,還是碩士、博士研究生,每一個“池子”都在擴容,招生數在增加,在校生在增加,畢業生也在增加。

        在我國本科擴招之后,近十年來,研究生擴招也拉開序幕。有統計顯示,近十年來,我國碩士研究生招生年均增幅達到6%,博士研究生增幅也在5.7%左右。

        擴容,一方面是高層次人才規模提升的需求,一方面是本科擴招帶來的后續效應。

        從全國這幾個“池子”來看,齊齊“擴容”的結果就是近乎等比例變化。

        以2022年全國數據為例,招1個研究生的同時也招了8.2個普通本??粕?,畢業1個研究生的同時也畢業了11.2個普通本??粕?,有1個研究生在校的同時也有10.01個普通本??粕谛?。

        時間倒退5年,2018年以上三組數據的比例變化并不大,平均1個研究生對應的分別是9.2個(普通本??粕?,下同)招生數、12.5個畢業數和10.4個在校數。

        考研、考博雖然在輿論場中表現出競爭愈發激烈的一面,但整體來看“十里挑一”的比例并沒有太大的變化。從高等教育大國走向高等教育強國的過程中,研究生一直都應該是高等教育培養體系下的塔尖人才,研究生教育也該做好儲備人才紅利的支柱作用。

        問題“藥方”:解決結構性矛盾

        北京是優質高等教育資源集中的頭部城市,出現“本碩博結構倒掛”有跡可循;研究生是我國高等教育的塔尖,絕對值在增長,但比例的“含金量”保持了穩定的水平——通過以上數據梳理,可以看到北京出現“倒掛”并非“意料之外”。

        但城叔知道,這樣的解釋,并不能消解輿論場中再次被卷起的就業焦慮。

        圖片來源:新華社

        還有3個月,勞動力市場就將迎來1158萬高校畢業生?!墩ぷ鲌蟾妗分薪ㄗh,落實落細就業優先政策,把促進青年特別是高校畢業生就業工作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因為過去的高校擴招,這兩年的高校畢業生總是在“創新高”。有人形容,高學歷“蓄水池”就像服用止痛藥,無法根治疾病。

        不過,城叔認為,疾病的根源,不在于莘莘學子涌向獨木橋,而是勞動力市場跟不上。既有結構不匹配的一面,也有傳統就業收縮的一面。

        近日,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寧吉喆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就指出,“我們產業結構整體還是以中低端為主,對知識型勞動就業吸納能力提升需要一個過程”,目前的“產業結構與大學生就業結構還不匹配,加上周期性矛盾影響和疫情慣性影響,要下更大力氣去解決大學生就業問題”。

        圖片來源:新華社

        如何消解高校畢業生的就業壓力,從長期來看,“藥方”依然是調整產業結構。一方面,把產業結構朝著中高端、能吸引更多大學生方向去調整;另一方面,加大培訓增強大學生的就業能力,來適應產業發展趨勢。

        解決就業問題,要綜合施策,也要雙向奔赴。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就業形勢 宏觀動態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每經經濟新聞官方APP

        0

        0

        亚洲爆乳无码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