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15k6g"><label id="15k6g"><small id="15k6g"></small></label></p>
  1. <acronym id="15k6g"><strong id="15k6g"></strong></acronym>
  2. <table id="15k6g"></table>
  3. <table id="15k6g"><option id="15k6g"></option></table>

        <acronym id="15k6g"><strong id="15k6g"><xmp id="15k6g"></xmp></strong></acronym>
        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淡化數據所有權、讓數據在流通聚合中產生乘數效應……發改委連發四文,對“數據二十條”詳加解讀

        每日經濟新聞 2023-03-20 22:39:12

        ◎相關文章認為,孤立的數據本身沒有價值,只有在數據不斷地流通、聚合、加工之后,數據價值才能產生乘數效應。

        ◎針對如何推進公共數據的高質量開發利用,專家建議可以形成“5351”的公共數據開發利用總體架構。

        每經記者 李彪    每經實習記者 周逸斐    每經編輯 陳旭    

        國家數據局這一全新機構設立后不久,國家發改委再次釋放發展數字經濟的明確信號。

        3月17日,國家發改委高技術司連續發布《掌握數字文明時代第一要素邁向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落實<數據二十條>精神高質量推進公共數據開發利用》《構建公平與效率相統一的數據要素按貢獻參與分配的制度——解讀“數據二十條”》及《構建數據產權、突出收益分配、強化安全治理,助力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基于對“數據二十條”的解讀》等四篇文章,對“數據二十條”細則進行了詳細解讀。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梳理發現,在發改委此次發布的四篇文章中,公共數據成為關注的重點之一。

        例如,國家信息中心政務外網發展規劃處王曉冬圍繞公共數據開發利用的具體落地方式作出了說明,并提出“5351”公共數據開發利用總體架構,即“五個價值導向、三個工作方向、五個創新方向、一個平臺體系”。

        東數西算工程的一處數據中心 圖片來源:新華社

        專家建議對公共數據開發利用構建總體架構

        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數字經濟與金融創新研究中心聯席主任、研究員盤和林接受《每日經濟新聞》書面采訪時表示,國家發改委一天內連發四篇數據經濟相關文章,背后的道理并不復雜。

        盤和林看來,新組建的國家數據局由國家發改委管理,當前最要緊的工作就是解決數據市場規制的問題?;诖?,國家發改委將與數字經濟相關的探討文章發布出來,主要目的是想要引發更多的討論,為國家數據戰略服務。

        隨著數字經濟發展,數據作為新型生產要素,對數據產權、流通交易、收益分配、安全治理等提出了新的挑戰。

        根據機構的預測,中國將會成為全球數據量增長最快的地區,并在2025年成為全球最大的數據區域。

        其中,對于占據大半數據市場規模的公共數據,盤和林表示,當前公共數據還存在數據權屬界定不清、數據利用不充分、數據質量差、數據安全、數據權益分配困境等多個問題。

        針對如何推進公共數據的高質量開發利用,王曉冬的建議是形成“5351”的公共數據開發利用總體架構。

        對此,盤和林認為,“5351”是一種公共數據使用的可能方向,但更多數據應用是面向需求,加之公共數據種類繁多,因此數據市場本身系統構建可能更復雜一點,其數據交易的渠道和途徑,應該不只是局限于平臺體系。

        另外,記者注意到,“5351”中的“1”即一個平臺體系中,提及了算力基礎設施布局有關內容。中共中央、國務院前不久印發的《數字中國建設整體布局規劃》,也涉及算力建設。

        盤和林解釋稱,算力基礎設施是數據要素發揮價值的基礎,高質量數據和算法算力缺一不可。建立算力基礎設施可以有效推動數據產業的發展。

        淡化數據所有權 強調使用權的流通

        值得關注的是,相關文章還提出了圍繞資源持有權、加工使用權和產品經營權的“三權分置”原則。

        近年來,數據產權問題備受關注,形成了諸如“一般財產說”“知識產權說”“商業秘密說”等主張,長期以來未形成共識。“數據二十條”率先提出了“三權分置”的數據產權框架,把數據產權的構成分為“數據資源持有權”“數據加工使用權”“數據產品經營權”。

        相關文章認為,孤立的數據本身沒有價值,只有在數據不斷地流通、聚合、加工之后,數據價值才能產生乘數效應。文章建議,淡化數據所有權、強調使用權的流通,將數據價值最大化。

        對于“三權分置”數據產權框架,盤和林認為,可以確定好產權分置的大原則,具體實施的時候由市場主體在實踐中加以解決。比如確定原則為“誰投入、誰貢獻、誰受益”,至于是分成資源持有權、加工使用權和產品經營權,還是分成用益權、所有權可以不做框定。如此一來,可以減少條條框框對數據產業發展的限制。

        另外,文章還從平臺、數據、算法三個角度,對革新數據治理體系提出了建議。

        在平臺層面,要開放平臺共享數據,規避“數據壟斷”;在技術層面,可以借助隱區塊鏈、隱私計算等核心新興技術;在監管算法層面,可以用科技驅動型的治理思路,加之行為監管和審慎監管的傳統雙峰監管維度,形成雙維治理體系。

        封面圖片來源:新華社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數據中心(IDC) 數字經濟 發改委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每經經濟新聞官方APP

        0

        0

        亚洲爆乳无码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