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15k6g"><label id="15k6g"><small id="15k6g"></small></label></p>
  1. <acronym id="15k6g"><strong id="15k6g"></strong></acronym>
  2. <table id="15k6g"></table>
  3. <table id="15k6g"><option id="15k6g"></option></table>

        <acronym id="15k6g"><strong id="15k6g"><xmp id="15k6g"></xmp></strong></acronym>
        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調查|羊絨世家IPO“撤單”之惑:前供應商與公司多重關系難厘清 加盟店“變身”直營店

        每日經濟新聞 2023-03-17 22:11:21

        ◎羊絨世家的IPO之旅僅維系了30余天。如今,公司雖已被終止審查,但其招股書(申報稿)中還有諸多問題待解,如前供應商電話與羊絨世家子公司電話一致,該供應商的主要出資股東大概率是羊絨世家的專利發明人。

        ◎根據羊絨世家招股書(申報稿)提供的部分門店地址信息,每經記者進行了實地探訪,發現不少門店信息與招股書披露的信息發生沖突,有些店鋪“加盟店”和“直營店”的性質難分。

        每經記者 胥帥  葉曉丹    實習生 羅藝    每經編輯 魏官紅    

        羊絨世家的IPO之旅僅維系了30余天。

        今年1月6日,浙江羊絨世家服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羊絨世家)向深交所遞交了IPO申報稿。

        這家以羊絨、羊毛等毛絨材料為核心的服飾企業沒想到,自己會如此“幸運”——披露遞交申報稿當日,羊絨世家就被監管機構抽中現場檢查。

        圖片來源:中國證券業協會官網截圖

        2月10日,在證監會公布的終止審查企業名單中,羊絨世家位列其中。

        公司沒有披露具體原因,帶著疑問,《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實地調查發現,羊絨世家與報告期內主要供應商之間的關系“盤根錯節”。

        比如,有前供應商電話與羊絨世家子公司電話一致,地圖導航到達的廠區目前已是羊絨世家子公司地址,而該供應商的主要出資股東大概率是羊絨世家的專利發明人……

        另外,記者走訪了羊絨世家申報稿中列示的部分加盟店,發現加盟店“變身”成直營店;公司有關聯方2020年更改了經營范圍,而其之前也是賣棉織品的“同行”。

        羊絨世家IPO申報稿中還有諸多問題待解,公司是否涉嫌“帶病申報”?

        疑問一:前供應商與公司子公司多項信息有所重合

        羊絨世家是一家以羊絨、羊毛等毛絨材料為核心的服裝、服飾企業。杭州纖悅紡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纖悅紡織)是羊絨世家2019年第五大供應商,公司采購金額是1875.1萬元,占采購總額的比例為3.47%。

        圖片來源:招股書(申報稿)截圖

        工商信息顯示,纖悅紡織已經在2020年11月2日注銷,羊絨世家招股說明書(申報稿)(以下簡稱申報稿)未提及這一信息。而令人不解的是,記者查詢發現,纖悅紡織2019年年報記載的企業聯系電話同杭州纖樂紡織有限公司、杭州中澳亞盛羊毛衫有限公司企業聯系電話一致,這兩家均是羊絨世家全資子公司。

        另外,纖悅紡織2015年年報電話與杭州絲博倫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絲博倫)2015年年報電話一致,絲博倫是羊絨世家關聯方,實際控制人為蔣慶云。

        同時,纖悅紡織2019年年報登記的通信地址為“浙江省杭州市錢塘新區河莊街道同一村(杭州中澳亞盛羊毛衫有限公司)”。而這也是杭州纖樂紡織有限公司的地址。

        圖片來源:工商資料截圖

        2月底,《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前往纖悅紡織公司地址,根據地圖指引抵達廠區后,幾棟五層樓高的廠房映入眼簾,其中靠近鐘秀街一側的廠區顯示該處是中澳亞盛。

        廠區門口的招牌顯示該處為中澳亞盛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葉曉丹 攝

        時值中午,廠區內來往貨車車輛進出頻繁;沿著鐘秀街轉向進入河中路,廠房臨街轉角區的頂部赫然懸掛著“春風”的標識。

        轉角區建筑頂部懸掛著“春風”的標識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葉曉丹 攝

        河中路上,廠區一樓還有一家羊絨世家的門店,但似已空置。再向前行,廠區還有一家掛牌為杭州蕭山榮盛羊毛衫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蕭山榮盛)的工廠。

        一家羊絨世家的門店,似已空置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葉曉丹 攝

        蕭山榮盛的一名員工透露,該廠區是榮盛方面拿下的地,不過廠房是春風集團建造的。目前,有兩層樓是歸屬于春風集團。當前廠區內的利用率比較高,基本沒有空置的空間。提及羊絨世家,該員工表示,羊絨世家是春風集團旗下的。

        根據羊絨世家申報稿,2017年12月18日,原控股股東春風紡織集團將股權轉給現任控股股東興悅管理,春風集團為浙江春風紡織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春風紡織集團)股東。穿透股權關系后,春風紡織集團為絲博倫大股東。

        隨后,記者以咨詢者身份向該廠區一名工人詢問。該工人介紹:“廠區內除了中澳亞盛,春風的廠子也在里面,我們是纖樂,但做的都是春風的單子。目前工廠以做羊毛衫為主,比較忙,做的單子以外貿訂單居多。”而當記者詢問纖樂紡織、中澳亞盛幫春風做的訂單是不是主要供應羊絨世家,該員工回應“是的”。

        從股東信息來看,纖悅紡織注銷前的出資股東為李旭偉、許永仙,而他們大概率是羊絨世家部分專利的發明人。

        比如在羊絨世家“一種羊絨針織服裝染色工藝”的發明專利中,申請公布日是2022年5月17日,發明人是蔣慶云和許永仙;“一種提高深色羊絨織物耐摩擦牢度的方法”的發明專利申請日是2020年12月2日,發明人也是蔣慶云和許永仙;浙江瑪戈利亞羊絨世家有限公司(羊絨世家前身)“一種低溫羊絨漂白方法”的發明專利申請人是許永仙和杜全波,申請公布日為2018年8月21日。

        羊絨世家“一種智能纖維勻定機及纖維拉斷的控制方法”的發明專利,發明人為李旭偉、汪春悅、俞建豐,申請日是2016年5月18日。

        圖片來源:專利查詢截圖

        另外,記者注意到,浙江東怡紡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怡紡織)是羊絨世家重要供應商,2022年上半年,其為公司第三大供應商,采購金額1485.25萬元。東怡紡織也是羊絨世家2019年、2020年第四大供應商,對應采購金額分別為2300.95萬元、1752.64萬元。

        根據東怡紡織2019年年報,企業通信地址為浙江省嘉興市桐鄉市鳳鳴街道延業路150號。延業路150號也是桐鄉一績針織時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一績針織)的公司地址,后者位于2幢3樓。一績針織的法定代表人為郎立群,股東分別為郎立群和浙江絨易紡織有限公司。浙江絨易紡織有限公司是羊絨世家全資子公司。一績針織于2012年11月成立,但已在2015年12月3日注銷。

        郎立群曾擔任羊絨世家副總經理,2021年7月因個人原因辭職。目前合計持有羊絨世家6.66%的股權。

        2月底,記者驅車前往延業路150號,位于該地址的廠區門口顯示的是浙江東怡紡織有限公司。記者向東怡紡織廠區工作人員詢問,廠區內是否有一績針織,該工作人員表示沒有聽說過該公司。

        浙江東怡紡織有限公司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葉曉丹 攝

        疑問二:部分申報稿披露的加盟店被告知是“直營店”

        羊絨世家的線下營銷網絡采取“直營為主、加盟為輔”的銷售模式,2019年期初,羊絨世家有46家直營門店,到2022年6月末增長至88家,接近翻倍;加盟店數量截至2022年6月末有50家,與2019年末的數據相比增加了9家。

        根據申報稿提供的部分門店地址信息,《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進行了實地探訪,發現不少門店信息與招股書披露的信息發生沖突,有些店鋪“加盟店”和“直營店”的性質難分。

        羊絨世家部門加盟門店  圖片來源:招股書(申報稿)截圖

        2月中旬,記者走訪了成都市的三家加盟店。一家加盟門店名稱是“成都通惠門店”,但店內售貨員告訴記者該門店為羊絨世家直營店,并非加盟店。隨后,記者根據申報稿的加盟門店信息前往“成都紅星路店”和“成都省政府店”,但羊絨世家相關門店的銷售人員也表示是“直營店”。

        羊絨世家“成都省政府店”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胥帥 攝

        “羊絨世家成都通惠門店”所在地址是“成都市青羊區通惠門路33號一層”,與一位名為朱前耀人士此前經營的“青羊區成捌服裝店”地址一致,后者成立于2017年,于2018年2月被注銷。

        朱前耀原來名下還有一家名為“上海市黃浦區申壹服飾店”的店鋪,所在地址為“上海市黃浦區陸家浜路1243號底層”,同羊絨世家申報稿披露的加盟門店“上海陸家浜店”地址相似,該店在2015年7月、2016年7月兩度因未按《個體工商戶年度報告辦法》規定報送年度報告信息而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并于2017年12月被注銷。經查詢第三方平臺,該店的聯系電話與一位名為武立杰人士名下的“紅谷灘新區絨易服飾店”(已注銷)、羊絨世家孫公司石家莊槐絨服飾銷售有限公司的電話一致。

        工商資料顯示,朱前耀曾是羊絨世家子公司淄博春紡羊絨服飾有限公司(已注銷)的執行董事兼經理。

        2月底,記者以咨詢加盟羊絨世家為由微信聯系到朱前耀。其對記者表示,成都不接受加盟店,記者所探訪的羊絨世家“加盟店”實際是屬于直營店,“那是很久以前(申報稿里通惠門店、紅星路店)的了,現在暫時不再加盟了。具體的要問公司……我是羊絨世家的,但是加盟商這塊不是我負責的。”

        圖片來源:招股書(申報稿)截圖

        截至2022年6月末,武立杰為羊絨世家第二大加盟商。其名下“西安市雁塔區絨易服裝店”于2020年5月、6月兩度由于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無法通過登記的經營場所及經營者住所與個體工商戶取得聯系,被西安市雁塔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列入經營異常信息名錄,于2023年2月7日被移出。該門店的位置為“西安市雁塔區小寨東路52號LC5932商鋪”,與申報稿羊絨世家加盟店西安小寨店的“西安市小寨東路52號”地址相似。武立杰名下“西安市未央區春紡服飾店”地址也與加盟店“西安浪琴灣店”的地址一致,前者在2019年9月同樣因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無法通過登記的經營場所及經營者住所與個體工商戶取得聯系而被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2022年3月28日被移出名錄。

        與招股書(申報稿)披露的加盟門店“青島江西路店”地址信息相同的“市南區浙珍絨服飾店”(青島市市南區南京路86號)在2018年7月因未按照《個體工商戶年度報告辦法》規定報送年度報告信息而被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

        另外,記者注意到,羊絨世家申報稿披露自主品牌服裝、服飾平均售價在550元/件上下浮動,成衣定制則在120元/件上下浮動。但記者走訪成都三家門店發現,店內羊絨售價遠高于申報稿披露的平均售價。羊絨世家店鋪最便宜衣服的售價在450元/件以上,在售上衣、外套、褲類等產品的價格高則達數千元,低則一件500元上下。

        疑問三:關聯方也做同類業務?

        據申報稿披露,春風紡織集團是羊絨世家實際控制人蔣慶云直接控制的企業,為羊絨世家關聯方。公司表示,春風紡織集團實際經營業務是投資與資產管理,與羊絨世家不存在同業競爭。

        記者注意到,春風紡織集團的經營范圍直到2020年6月才進行變更。在此之前,春風紡織集團經營范圍包括紡織品及原輔料、服裝、針棉織品等銷售,與羊絨世家經營范圍有所重合。

        春風紡織集團在其2021年年報披露的官網顯示,其產品以羊絨、羊毛等毛絨材料的服裝、服飾為主,與羊絨世家產品高度相似。不僅如此,該網站以“SPRINGAIR”作為宣傳,而該品牌與羊絨世家三大自主品牌之一的“SPRINGAIR”重合。

        圖片來源:官網截圖

        根據官網視頻介紹,公司是一家集紗線、針織品、梭織品研發、設計、生產、運營于一體的綜合性企業,是全球最具優勢的紗線及服裝供應商之一。視頻中,還出現了羊絨世家子公司“中澳亞盛”的公司掠影。

        記者注意到,該網站版權歸屬于浙江春風進出口有限公司,該公司為羊絨世家子公司。

        春風紡織集團的辦公地址顯示為浙江省杭州市濱江區濱康路188號,該地址目前除了春風紡織集團的大樓之外,還有兩家紡織廠以及幾幢新的辦公大樓,記者以咨詢者的身份從春風園區招商部門了解到,羊絨世家和春風園區同屬于一個集團,均在同一棟大樓辦公。

        記者在園區看到,浙江春風織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春風織造)和羊絨世家(現場公司招牌顯示浙江瑪戈利亞羊絨世家有限公司)兩家公司正門面對面。春風織造是春風集團的孫公司,春風集團持有春風紡織集團40.55%股份。工商資料顯示,春風集團、春風紡織集團均是春風織造創始投資方。

        春風織造和浙江瑪戈利亞羊絨世家有限公司門對門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葉曉丹 攝

        春風織造的一名工作人員透露,春風織造主要是做外貿羊毛衫,和對面的羊絨世家沒有直接的業務關聯。

        而對面羊絨世家的工作人員則表示,和對門的春風織造雖然沒有直接業務往來,但都是屬于春風集團的。

        3月17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多次致電羊絨世家,并將采訪提綱發送至企業郵箱,但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業內人士:保薦機構應對主要供應商實地走訪

        對于羊絨世家申報IPO的上述疑問會涉及哪些問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也微信咨詢了部分業內人士。

        上海新古律師事務所王懷濤律師分析表示,對于供應商與上市公司之間的“聯系”,相關規則就保薦機構對關聯交易的核查事項、核查方式進行了詳細指引。比如,不應僅限于查閱書面資料,應采取實地走訪,核對工商、稅務、銀行等部門提供的資料,甄別客戶和供應商的實際控制人及關鍵經辦人員與發行人是否存在關聯方關系?!蛾P于進一步提高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公司財務信息披露質量有關問題的意見》規定,會計師事務所、保薦機構應對發行人主要客戶和供應商(例如,前10名客戶或供應商)情況進行核查,并根據重要性原則進行實地走訪或核查,上述核查情況應記錄在工作底稿中。

        投行人士王驥躍表示,對于上述供應商相關問題,主要應核查是否存在關聯關系。

        一位資深的IPO保薦人表示,通常來說,對于與發行人信息重合的供應商,保薦人要重點核查。

        對于加盟商和商品定價問題,王懷濤表示,應當在了解企業銷售定價政策的基礎上,檢查企業是否對價格折扣、價格調整做出了準確的會計處理,是否對關聯銷售按公允價格計量。根據相關要求,發行人應配合保薦機構對經銷商或加盟商的經營情況、銷售收入真實性、退換貨情況進行核查,保薦機構應將核查過程及核查結果記錄在工作底稿中。上述經銷商或加盟商的布局、存續情況、退換貨情況等應在招股說明書中作詳細披露。對于羊絨世家的定價問題,王驥躍表示存在一種可能,即實體店是零售價,申報稿中披露的是公司向實體店結算的價格,“差異會有3~4倍。”

        IPO申報后遭遇現場調查隨即“撤單”,這對保薦人會造成哪些影響?王懷濤表示,近兩年,監管部門對于IPO撤回、“帶病闖關”持續嚴監管,投行項目撤否率如今已成為證券公司的重要評價標準。撤單、“帶病申報”很可能會面臨收到監管函、影響證券公司投行業務質量評價等后果。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羊絨世家 紡織服裝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每經經濟新聞官方APP

        0

        0

        亚洲爆乳无码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