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15k6g"><label id="15k6g"><small id="15k6g"></small></label></p>
  1. <acronym id="15k6g"><strong id="15k6g"></strong></acronym>
  2. <table id="15k6g"></table>
  3. <table id="15k6g"><option id="15k6g"></option></table>

        <acronym id="15k6g"><strong id="15k6g"><xmp id="15k6g"></xmp></strong></acronym>
        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決定了,王興要做AI英雄

        每日經濟新聞 2023-03-08 21:26:16

        ◎創立“中國的OpenAI”,需要真實的大量數據訓練,這是大公司的天然優勢,相比之下,百度騰訊阿里都比創業公司好做得多。之所以個人創業者和響應者、投資人前赴后繼或許因為這種項目更適合朋友范圍內投資,大家一起賭,賭一個大而不倒。

        每經記者 趙雯琪  楊昕怡    每經編輯 劉雪梅    

        “老王”(王慧文)5000萬美元廣招天下AI英雄23天之后,王興終于來了。

        圖片來源:王興朋友圈

        “AI大模型讓我既興奮于即將創造出來的巨大生產力,又憂慮它未來對整個世界的沖擊。老王和我在創業路上同行近二十年,既然他決心擁抱這次大浪潮,那我必須支持。”3月8日,美團創始人王興發布了一條朋友圈,力挺老王,表示個人將參與王慧文創業公司“光年之外”的A輪投資,并出任董事。

        自此,美團原始創業團隊正在AIGC領域以另一種方式“重聚”。

        回望上一段近二十年的創業路的起點,王興和王慧文曾靠共同創辦校內網,賺下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這份交情一直延續至今。

        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獨家了解到,就在上個周六(3月4日),王興攜妻子和王慧文、陳亮等校內網創業團隊成員剛剛有過一場聚會。聚會現場,“上校內網”“找同路人”的slogan成了最溫情而吸睛的點綴。就在這場聚會之后的第四天,王興正式宣布加入了王慧文的創業項目。

        除了昔日老友再相聚之外,王興此次高調加入,是否也意味著美團正式入局ChatGPT?

        今年以來,ChatGPT概念大火,百度、阿里、騰訊等科技大廠先后宣布進場,張朝陽、周鴻祎等科技大佬公開表達了濃厚的興趣,投資人也蜂擁而至,新一輪技術大戰一觸即發。

        資深投資人王澍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王興投資王慧文的光年之外并不讓人意外。“老朋友關系的支持是必然的選擇,也是應該的,大模型本身還是相當燒錢的創業方向,而且目前與ChatGPT相關的幾個未披露項目可能都在搶人搶錢搶資源,王興的個人站隊,也會導致過往和他關系好的資本有所傾向。”

        不過他也提到,做中國的OpenAI并非易事,算法是一方面,創立一個中國的OpenAI需要真實的大量數據訓練,這也是大公司的天然優勢。

        王慧文再遇“老搭檔”

        “王興的父親是企業家,做企業家沒必要事事躬親。我是農民的兒子,我的出身給我留下的印記是,我得認認真真干活。”

        王興出主意,王慧文動手——從聯手締造校內網、美團等商業傳奇到如今王興個人參投王慧文的最新創業項目光年之外,這兩人的分工搭配一貫與王慧文早前的這句話相契合。

        相識于清華大學,王興和王慧文是本科室友。兩人都對電子工程專業課不太感興趣,而喜歡湊在一起聊創業和物聯網。

        1998年,在中國互聯網剛剛起步的時代,王興和王慧文合買了一臺電腦,兩人與互聯網的故事就此開始。

        4年后的夏天,去美國留學的王興回國,找王慧文聊天,說要創業。創業的點子從大健康穿戴設備到定制T恤的網站,最后落到了他們共同看好的互聯網行業。

        在創業過程中,王興又拉來了計算機專業出身的中學同學賴斌強,在三人多次的嘗試后,2005年12月8日,校內網在清華大學附近的一套130平出租屋里正式上線了。

        從三人湊的30萬元啟動資金起步,校內網靠著零散的資金發展著。由于融資失敗,王興不得不在2006年以200萬美金的價格賣出了用戶已達百萬的校內網。

        售出的校內網變成上市首日市值超過70億美元的人人網,這已是與王興、王慧文等人不相關的后話了,但一起為第一桶金而打拼的情誼卻延續下來。

        幾天前,王興攜妻子和王慧文等校內網創業團隊剛剛有過一場聚會 圖片來源:知情人士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知情人處了解到,就在幾天前,王興攜妻子和王慧文、陳亮等校內網創業團隊成員聚會。值得一提的是,陳亮在2005年最早和王興一起參與校內網的創辦,但直到2011年才加入美團,也曾是美團最高決策機構(s-team)成員之一,近期剛剛離職。

        在校內網被賣出后,“二王”的再度攜手創業,是在美團。2010年10月,在王興的邀請下,王慧文正式加入美團。

        2010年末,美團還在努力擠入團購網站的前三,到2012年初,美團已穩居行業第一;而后,王慧文開拓的外賣新業務又靠燒錢擴張,填補了落后于餓了么的那四年——不論是美團與拉手網、窩窩團的競爭,還是外賣領域的大戰,王慧文都在其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對于這位戰友,王興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老王就是美團人的代表,老王身上展現出的這些閃光點,就是美團精神。”

        這樣的扶持和信任在兩人共同走過的創業路上屢屢出現。

        2011年美團網融資時,阿里巴巴的投資人向王慧文做盡職調查,問及王慧文手中的美團股份,王慧文表示大概知道有多少,但并未簽協議,“我也不擔心,(我的股份)是王興親口告訴我的,他說有就有,我相信他。”

        2020年12月,這位“代表美團精神”美團二號人物選擇退休,“十年,我需要休息休息,下一個十年,就托付給兄弟們了,感謝你們。”

        再度傳來王慧文的消息是在今年2月。王慧文用一紙英雄榜高調復出,宣布入局人工智能賽道,表示個人將拿出5000萬美元“帶資入組”,“不介意崗位、薪資和title,求組隊”。

        2月13日,王慧文發布招聘信息,稱設立北京光年之外科技有限公司,要打造中國OpenAI,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副院長劉江等人加入。

        3月8日,王興宣布將以個人身份參與光年之外的A輪融資,并出任董事。

        “老王和我在創業路上同行近二十年,既然他決心擁抱這次大浪潮,那我必須支持。”

        王興愿為“技術理想主義”買單?

        王慧文拿出5000萬美元面向天下招募英雄,不到一個月,不僅眾多老友響應,還拿到了真格、源碼兩大資本2.3億美元“光速”入局,這個故事在刀光劍影的商業戰場中顯得有些浪漫和溫情。

        而此次王興的加入,錢到人到,也為這場創業注入了更多的江湖義氣。

        在王澍看來,作為主要互聯網公司還在一線的領導,而且美團也有底層的技術基因,王興用美團投肯定不合適,會讓其他資方覺得光年之外和美團牽扯太深,肯定以個人名義投資。不過王興在朋友圈中透露將出任董事,證明投得不少,而且會有戰略上的幫助,不排除未來與美團的協同。

        不過,王慧文這次的創業不同尋常?!睹咳战洕侣劇酚浾咦⒁獾?,OpenAI成立于2015年,從可以查到的融資記錄看,2016年~2022年,OpenAI的融資額可能超過30億美元。這也意味著,要如王慧文所言做一個中國的OpenAI,不僅是算法和技術的極致比拼,更是一場大型燒錢游戲。

        也是因此,王慧文的野心引來業內爭議。海通證券科技行業首席分析師鄭宏達曾評價稱“5000萬美元夠干什么的?大模型訓練一次就花500萬美元,訓練10次?互聯網的人啥都不懂,就只會營銷,一點都不踏實。”

        業內認為,ChatGPT的競爭本質即大模型儲備競賽,大模型是人工智能發展的必然趨勢,也是輔助式人工智能向通用性人工智能轉變的堅實底座。“算法是一方面,創立一個中國的OpenAI需要真實的大量數據訓練,這是大公司的天然優勢,相比之下,百度騰訊阿里都比創業公司好做得多。”王澍表示。

        既然這樣,為什么還有個人創業者和響應者、投資人前赴后繼?王澍認為,這種項目更適合朋友范圍內投資,大家一起賭,賭一個大而不倒。

        值得一提的是,同樣關注這個領域的搜狗創始人王小川曾用“技術理想主義”一詞,定義了類似OpenAI的創業項目。在他看來,它不僅僅是一個創業項目,更是技術理想的窮盡實驗。而技術理想主義需要一個時期不計成本與反復實驗的堅持,很難快速出結果。

        不過對于當下的頭部企業來說,入局AIGC也是所有公司不得不走的一條路。

        創新工場前沿科技基金總經理任博冰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在新一輪的AI浪潮下,基礎設施公司或應用公司的生態位都可能是變化的,傳統公司既有可能是獲益者也有可能被顛覆,所以商業化目前還有很多“礦”可以挖。還有一些新的技術在研發中,在AIGC領域定義產品和商業形態是一個挑戰,也是難得的機遇。

        這也就意味著,當新一輪的技術革命巨浪席卷而來,沒有公司能夠獨善其身。

        前路漫漫,更需要壯士一去不復返的決心。正如王小川所言,OpenAI的成功,首先是技術理想主義的勝利,中國需要自己的OpenAI,就需要技術理想主義。

        這一次,王興或許也想做個AI領域懷揣著技術理想主義的個人英雄。

        封面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斯 攝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老王”(王慧文)5000萬美元廣招天下AI英雄23天之后,王興終于來了。 圖片來源:王興朋友圈 “AI大模型讓我既興奮于即將創造出來的巨大生產力,又憂慮它未來對整個世界的沖擊。老王和我在創業路上同行近二十年,既然他決心擁抱這次大浪潮,那我必須支持?!?月8日,美團創始人王興發布了一條朋友圈,力挺老王,表示個人將參與王慧文創業公司“光年之外”的A輪投資,并出任董事。 自此,美團原始創業團隊正在AIGC領域以另一種方式“重聚”。 回望上一段近二十年的創業路的起點,王興和王慧文曾靠共同創辦校內網,賺下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這份交情一直延續至今。 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獨家了解到,就在上個周六(3月4日),王興攜妻子和王慧文、陳亮等校內網創業團隊成員剛剛有過一場聚會。聚會現場,“上校內網”“找同路人”的slogan成了最溫情而吸睛的點綴。就在這場聚會之后的第四天,王興正式宣布加入了王慧文的創業項目。 除了昔日老友再相聚之外,王興此次高調加入,是否也意味著美團正式入局ChatGPT? 今年以來,ChatGPT概念大火,百度、阿里、騰訊等科技大廠先后宣布進場,張朝陽、周鴻祎等科技大佬公開表達了濃厚的興趣,投資人也蜂擁而至,新一輪技術大戰一觸即發。 資深投資人王澍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王興投資王慧文的光年之外并不讓人意外?!袄吓笥殃P系的支持是必然的選擇,也是應該的,大模型本身還是相當燒錢的創業方向,而且目前與ChatGPT相關的幾個未披露項目可能都在搶人搶錢搶資源,王興的個人站隊,也會導致過往和他關系好的資本有所傾向?!? 不過他也提到,做中國的OpenAI并非易事,算法是一方面,創立一個中國的OpenAI需要真實的大量數據訓練,這也是大公司的天然優勢。 王慧文再遇“老搭檔” “王興的父親是企業家,做企業家沒必要事事躬親。我是農民的兒子,我的出身給我留下的印記是,我得認認真真干活?!? 王興出主意,王慧文動手——從聯手締造校內網、美團等商業傳奇到如今王興個人參投王慧文的最新創業項目光年之外,這兩人的分工搭配一貫與王慧文早前的這句話相契合。 相識于清華大學,王興和王慧文是本科室友。兩人都對電子工程專業課不太感興趣,而喜歡湊在一起聊創業和物聯網。 1998年,在中國互聯網剛剛起步的時代,王興和王慧文合買了一臺電腦,兩人與互聯網的故事就此開始。 4年后的夏天,去美國留學的王興回國,找王慧文聊天,說要創業。創業的點子從大健康穿戴設備到定制T恤的網站,最后落到了他們共同看好的互聯網行業。 在創業過程中,王興又拉來了計算機專業出身的中學同學賴斌強,在三人多次的嘗試后,2005年12月8日,校內網在清華大學附近的一套130平出租屋里正式上線了。 從三人湊的30萬元啟動資金起步,校內網靠著零散的資金發展著。由于融資失敗,王興不得不在2006年以200萬美金的價格賣出了用戶已達百萬的校內網。 售出的校內網變成上市首日市值超過70億美元的人人網,這已是與王興、王慧文等人不相關的后話了,但一起為第一桶金而打拼的情誼卻延續下來。 幾天前,王興攜妻子和王慧文等校內網創業團隊剛剛有過一場聚會圖片來源:知情人士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知情人處了解到,就在幾天前,王興攜妻子和王慧文、陳亮等校內網創業團隊成員聚會。值得一提的是,陳亮在2005年最早和王興一起參與校內網的創辦,但直到2011年才加入美團,也曾是美團最高決策機構(s-team)成員之一,近期剛剛離職。 在校內網被賣出后,“二王”的再度攜手創業,是在美團。2010年10月,在王興的邀請下,王慧文正式加入美團。 2010年末,美團還在努力擠入團購網站的前三,到2012年初,美團已穩居行業第一;而后,王慧文開拓的外賣新業務又靠燒錢擴張,填補了落后于餓了么的那四年——不論是美團與拉手網、窩窩團的競爭,還是外賣領域的大戰,王慧文都在其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對于這位戰友,王興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老王就是美團人的代表,老王身上展現出的這些閃光點,就是美團精神?!? 這樣的扶持和信任在兩人共同走過的創業路上屢屢出現。 2011年美團網融資時,阿里巴巴的投資人向王慧文做盡職調查,問及王慧文手中的美團股份,王慧文表示大概知道有多少,但并未簽協議,“我也不擔心,(我的股份)是王興親口告訴我的,他說有就有,我相信他?!? 2020年12月,這位“代表美團精神”美團二號人物選擇退休,“十年,我需要休息休息,下一個十年,就托付給兄弟們了,感謝你們?!? 再度傳來王慧文的消息是在今年2月。王慧文用一紙英雄榜高調復出,宣布入局人工智能賽道,表示個人將拿出5000萬美元“帶資入組”,“不介意崗位、薪資和title,求組隊”。 2月13日,王慧文發布招聘信息,稱設立北京光年之外科技有限公司,要打造中國OpenAI,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副院長劉江等人加入。 3月8日,王興宣布將以個人身份參與光年之外的A輪融資,并出任董事。 “老王和我在創業路上同行近二十年,既然他決心擁抱這次大浪潮,那我必須支持?!? 王興愿為“技術理想主義”買單? 王慧文拿出5000萬美元面向天下招募英雄,不到一個月,不僅眾多老友響應,還拿到了真格、源碼兩大資本2.3億美元“光速”入局,這個故事在刀光劍影的商業戰場中顯得有些浪漫和溫情。 而此次王興的加入,錢到人到,也為這場創業注入了更多的江湖義氣。 在王澍看來,作為主要互聯網公司還在一線的領導,而且美團也有底層的技術基因,王興用美團投肯定不合適,會讓其他資方覺得光年之外和美團牽扯太深,肯定以個人名義投資。不過王興在朋友圈中透露將出任董事,證明投得不少,而且會有戰略上的幫助,不排除未來與美團的協同。 不過,王慧文這次的創業不同尋常?!睹咳战洕侣劇酚浾咦⒁獾?,OpenAI成立于2015年,從可以查到的融資記錄看,2016年~2022年,OpenAI的融資額可能超過30億美元。這也意味著,要如王慧文所言做一個中國的OpenAI,不僅是算法和技術的極致比拼,更是一場大型燒錢游戲。 也是因此,王慧文的野心引來業內爭議。海通證券科技行業首席分析師鄭宏達曾評價稱“5000萬美元夠干什么的?大模型訓練一次就花500萬美元,訓練10次?互聯網的人啥都不懂,就只會營銷,一點都不踏實?!? 業內認為,ChatGPT的競爭本質即大模型儲備競賽,大模型是人工智能發展的必然趨勢,也是輔助式人工智能向通用性人工智能轉變的堅實底座?!八惴ㄊ且环矫?,創立一個中國的OpenAI需要真實的大量數據訓練,這是大公司的天然優勢,相比之下,百度騰訊阿里都比創業公司好做得多?!蓖蹁硎?。 既然這樣,為什么還有個人創業者和響應者、投資人前赴后繼?王澍認為,這種項目更適合朋友范圍內投資,大家一起賭,賭一個大而不倒。 值得一提的是,同樣關注這個領域的搜狗創始人王小川曾用“技術理想主義”一詞,定義了類似OpenAI的創業項目。在他看來,它不僅僅是一個創業項目,更是技術理想的窮盡實驗。而技術理想主義需要一個時期不計成本與反復實驗的堅持,很難快速出結果。 不過對于當下的頭部企業來說,入局AIGC也是所有公司不得不走的一條路。 創新工場前沿科技基金總經理任博冰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在新一輪的AI浪潮下,基礎設施公司或應用公司的生態位都可能是變化的,傳統公司既有可能是獲益者也有可能被顛覆,所以商業化目前還有很多“礦”可以挖。還有一些新的技術在研發中,在AIGC領域定義產品和商業形態是一個挑戰,也是難得的機遇。 這也就意味著,當新一輪的技術革命巨浪席卷而來,沒有公司能夠獨善其身。 前路漫漫,更需要壯士一去不復返的決心。正如王小川所言,OpenAI的成功,首先是技術理想主義的勝利,中國需要自己的OpenAI,就需要技術理想主義。 這一次,王興或許也想做個AI領域懷揣著技術理想主義的個人英雄。
        AIGC ChatGPT 人工智能 美團-W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每經經濟新聞官方APP

        0

        0

        亚洲爆乳无码一区二区三区